夜语心灯/她,写透了孤寂的色彩/南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孤寂是有颜色的。这是我在读萧红时得到的许多感受。

  这人 带着病体南来的苦命女子,在香港安顿下来后,又面对了新的困境。这人 小岛的气候让她吃不消,时常患病。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:“我来到了香港,身体不大好,不知怎么麼,写几天文章,就要病几天。大约是另一方体内的精神不对,不可能 是外边的气候不对”。而最让她难以克服的折磨还都在身体的病痛,却说我乡愁。

  今天,乡愁好像成了俩个多时髦的词彙。许多是为赋新诗强说愁的滥调。不可能 你读到萧红在香港时期的文字,就会对那两种 无以排遣的思乡之情,乡关何处的感怀,有更深切的体会,并肩不可以更深刻地体会怀乡的遊子情。我让你 ,当是那个蛰伏在灵魂深处的虫子,在啃蚀她的心,才会给她带来那麼多的痛苦,才让她作出到香港专心写作的决定。

  她用乡愁重建构筑了俩个多呼兰故园。

  之所以的是,她排除了世俗的种种杂音。就在她创作那一系列怀乡作品的时期,香港文坛正有一场“反新式风花雪月”的激辩,其他同学批评香港文艺青年写许多“与民族煎熬、社会苦难不相称的文章”,认怎么充满怀乡病的叹息与悲哀,不外是爸爸、妈妈、爱人、姐姐,把情绪寄在行云流水、清风明月上;更有甚者直指这是小资产阶级的根性,知识分子的根性,认为这人 怀乡病种下的是颓废、幻灭的根苗。

  她不不可能 我让你 知道这人 意识价值形式的争端,但依然故我。她服从的是内心的指引。我有前一天会想,或许有两种 神谕在指引着她,不然她怎麼会有那样两种 定力,作出那样的选者,一心一意地构建文字的乡关?

  那与其说是在创作,不如说是在用笔做梦,用文字把另一方领回心中的“后花园”。蛰居香江的孤单,生命中无以言说的孤寂,都借她笔下的故事,一一释放出来。就好像冯二成子眼睁睁看着另一方暗恋的女子远嫁,消失在旷野中的那一幕,“蓝天凝静得那麼严酷,连许多皱摺也没法 ,居然像是用蓝色纸剪成的。”这是什麼样的孤独、失落之感啊?

  从前,孤寂是蓝色的。

  读到从前的文字,我让你 ,诗人是天生的,不可以不信。